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你为指标奔波,为何迟迟不开单?

2020年09月11日 11:11

问21世纪什么行业最难,毋庸置疑肯定是房产中介,以前看到人穿的西装革履,皮鞋蹭亮的就感觉:“这个人一定是老板,有钱!”,而现在大家的第一感觉是:“这个人肯定是中介,骗子!”

中介的“悲惨命运”

不知道什么时候房产中介被扣上了各种“帽子”例如“黑中介”,“骗子中介”等等。其实中介是一份很“心累”的工作,加不完的班,开不完的会,还要和各种各样的客户斗智斗勇,往往还会落得吃力不讨好的结局。真的是伤不起啊!

既然房产中介这么难做,那为什么还要选择这个职业?因为要赚钱啊,要养家糊口啊。干的好的月入过万,十万,百万都不是问题。在这个现实的社会,手上有人民币才是最有安全感的,可是“风光”只是少数,大部分房产中介还是过着骑个电瓶车东奔西跑,却还是只能拿个底薪的生活。

为什么很多中介赚不到钱?

中介是在房东和租户中间形成一个连接作用的,也是靠成交率吃饭的。但传统中介手中优质房源少,客户流量少,直接导致了看房成交率低这个后果。中介如果想提高成交率,最基本的肯定是要提高优质房源数量,和客户流量。

目前对于许多中介来说,还是要依靠房源网站,而房源网站信息更新不及时,或者推广力度不够,加上租房市场竞争激烈,所以房屋空置期长,后期管理服务也得不到有效保障,大多数中小中介是最难以生存的。

本来市场竞争压力就大,中小中介没有后台,推广、开发客户很大程度要依托于大型房源网站平台,在发展前景不好的情况下,还要向网站缴纳高额的端口费用,不得不说是对中小中介生存压力的一种挑战。

为什么广大中介“偏爱”租客网?

而租客网的出现很好的解决了中介的这些问题,租客网适应市场发展的主流,坚持“真房源,放心租”,不发布虚假房源信息,坚持房源真实性和可靠性,且采用创新的“信用租房”体系,确保每一个租客和房屋持有人在网注册的信息真实性,保障交易的可行性,彻底解决房屋持有人和租客的信用问题。

保姆式托管体系,房源发布信息真实可靠,发布全免费、无端口费,彻底解决中介方急需线上平台,但又面对平台市场乱象无从选择的问题。

另外,租客网颠覆传统模式,租客网定位为中国高品位租住体验与生活服务平台,强调高品位租住与生活服务两方面内容。以租住为入口,为业主及租客提供包括衣食住用行、金融、社交等在内的全面居家综合生活服务。

对于广大租客来说,租客网的完整体系有利于中介提高工作效率,那您还犹豫什么?选择租客网,海量房源信息,抢占租客蓝海!

相关推荐

租客网:强强联手,创立品牌优势

据租客网预测,至2025年住房租赁市场租金GMV将接近3万亿元,租赁人口达2.3亿;到2030年,租金GMV将达到4.6万亿元,租赁人口达到2.7亿。4.6万亿元的租金GMV可谓相当惊人了,但更惊人的是这4.6万亿元仅仅是这个庞大人群“衣食住行”中“住”的部分消费,由此可知“住”在我们的生活中占了多大一部分比重。长租公寓核心目标客户群体的年龄在租客年龄分布中,20-30岁占比高达71%。可见,长租公寓之所以这么火,其背后的根本原因便是这个庞大群体在支撑,所以说长租公寓的潜力是无限的。租客中男性占比56%,女性占比44%。这与中国人口男多女少的现状吻合。2017年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大陆总人口13.8亿,男比女多3359万。租客中,收入5000-10000的占比最多;收入20000以上的只占2.44%,可见选择长租公寓的人群大部分都是中等收入水平。在租客职业分布中,从事IT/互联网行业的比例最高。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租客性别比例,因为互联网行业往往男性从业者居多。在影响租客选择房源的因素中,租金、地段占主导地位。品牌影响占比只有5%左右,可见长租公寓行业品牌优势尚未成型,各公寓品牌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在3年以上时间段中,女性租客明显高于男性,可见女性更长情、更不爱搬家。但大多租客租房时长都在3年以下,可见在续租率方面我们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各公寓的服务要做到位了。我国2017年高校毕业生795万,2018年大学毕业生82万。如果不是富二代,这些初入社会的职场新人都是要租房的,而且他们正是长租青年公寓的核心客户。从上面的八张图中不难看出,我国长租公寓目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并且还存在很多缺陷,有缺陷就是有机遇,谁能抓住机遇弥补缺陷谁就能在众多长租公寓品牌中拔得头筹。不难看出,长租公寓主要应对的是白领,IT行业等人群,这类人群普遍不光对房屋的“硬件”要求高,对房屋的“软件”要求也很高,他们追求的不光是一个住所,更是一个温暖的港湾。所以长租公寓要想做出品牌效应,不光得狠抓环境,还得提高服务,增强租客的体验感。所以长租公寓想要做出名声,必须得打通第三方平台,合作共赢。租客网就是众多公寓主争先选择的平台,租客网从源头上淘汰了一批虚假房源,平台上挂出的房源,必须有房产证,和土地证,直接避免虚假房源。租客网求质不求量的态度,更是为租客网圈的一批忠实的“租客粉”,用户数量不断上升。租客网通过整合各方资源,起到租客和房东之间的“保姆管家”角色,一方面为公寓主、房东、中介、房产开发商导流,轻松房屋托管,租金如期到账;另一方面做到为广大租客提供高品质、全方位的房屋租赁服务,规避了“虚假宣传、虚假房源、不良中介、无房可租”等问题,告别找房烦恼,快速租房落脚。租客网的社群服务,更是符合广大都市青年的情感诉求,不论你是想拓展人脉,还是结交朋友,不论你是谈吐真心还是寻求安慰,租客网的强大的社群功能都能满足你的需求。单调的都市生活因社群而更加丰富多彩,满足了广大长租公寓租客的“软件”要求。所以对于公寓运营商来说,与租客网合作既能降低运行成本,又能创立自己的品牌优势,致使众多公寓主会选择与租客网强强联手,所以,你还在等什么?

2020年09月02日 10:43

浙江广电“接盘”唐德影视,为什么东阳国资放弃了控股权?

本篇文章3401字,读完约9分钟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剁椒娱投”(ID:ylwanjia),作者:景慕,36氪经授权发布。一个月两次卖身,最终唐德还是把自己托付了出去。只不过控股股东从东阳国资,变成了浙江广电。上市公司一旦有大动作,二级市场就会闻风而动。5月26日,唐德影视股价迅速上升,触及涨停。根据当时资料,至中午,唐德影视5.03元,涨幅8.17%。而到了下午开盘,唐德影视便宣告停牌。当时便有坊间猜测,此次停牌或许与公司实控权变动有关。到晚间,唐德影视的发布的《关于筹划控制权变更的停牌公告》坐实了猜测。公告表示,控股股东吴宏亮将转让自己所持5%公司股份给浙江易通数字电视投资有限公司(浙江广电全资子公司),同时将所持公司23.55%的表决权委托给浙江易通。交易完成后,浙江易通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浙江广电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连续两年亏损、负债率高达94%、实控人质押接近满仓……这样一家影视公司,为何依然能够得到国资接盘?两次的股权转让方案中究竟有何不同?被一部电视剧拖累至此,唐德影视是否还值得国资出手拯救呢?为什么东阳国资放弃了控股?对于唐德影视这家公司而言,是否值得国资出手相救,即便是在影视产业密集的浙江东阳,也产生过一些分歧。支持方表示,控股唐德影视这家老牌影视公司,可以起到支持影视产业,并且扩充自己的文化业务线的作用。而反对的声音,则是认为,随着范冰冰、赵薇等明星股东的出走,唐德影视已经逐渐丧失了核心竞争力。同样收购股权,或许可以找到更便宜,但制作能力也更强的影视公司。另外,作为一家国有金融机构,东阳国资办并没有很好的影视公司运营经验。显然,找到浙江广电来接盘,既有对影视公司的运营能力,同时也更有资金实力,无疑是更好的方案。浙江广电集团确实有着运营影视公司的能力,以及需求。浙江广电旗下,原本就有一家影视公司——浙江影视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蓝色星空影业是浙广电四大重点发展战略之一,曾出品了《烈日灼心》《捉妖记》等电影。或许对于浙江广电来说,收编唐德影视,也是看中了唐德本身的制作能力。相比之下,湖南广电、江苏广电等地方广电集团旗下,均有影视制作资产,不少还发展成了广电集团的上市平台,如芒果超媒、幸福蓝海等等。浙江广电若顺利接过唐德,意味着也将拥有自己的上市平台,对于未来的业务发展和融资都较为利好。转让改增资,更多钱给到公司,而不是吴宏亮个人梳理过方案后不难发现,这一次和浙江广电签订的协议(以下简称“新方案”),和之前东阳国资的意向协议(以下简称“意向协议”)相比,显得更为合理,也更加谨慎。首先体现在了对收购股权的定价上。在意向协议中,东阳国资旗下的东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和东阳聚文影视,共同出资6.6亿元,加上吴宏亮出资1.4亿元,成立一家有限责任公司。而吴宏亮将先后转让唐德影视共25%左右股份给该公司,以及29.9%的股份表决权。这样算起来,如果协议达成,东阳国资将以8亿的价格,获得唐德25%的股权。这就意味着,在此次交易中,唐德的估值为32亿元左右。然而彼时唐德影视的市值仅为21.4亿元左右(如今为21.1亿),相当于溢价49.5%进行收购。这样的收购价,就算仅仅是意向协议,但对于唐德当下的状况来看,也显然不太合理。但是在新方案里,虽然总体来看,当所有交易完成后,浙江广电将持有唐德29.9%的股份,高于前一份协议给东阳国资的25%,但是无论是股权的分配,还是收购价的商定,都慎重了不少。在意向协议里,东阳国资所持有的25%股份,全部来自于控股股东吴宏亮个人的转让,最终吴宏亮持有11.31%股权。并且在协议中,东阳国资还将借贷给吴宏亮,用以股权的解质押。但在新方案里,个人转让的部分减少,大部分都以定增的形式归于公司。吴宏亮将所持公司20,945,950股份,转让给浙江易通,占公司总股本5%;将17,081,066股份(占公司总股本4.08%),转让给东阳聚文。同时,浙江易通还将拥有公司共28.55%股份的表决权,成为唐德影视控股股东,浙江广电为实际控制人。而剩下的股权部分,唐德将以定增的形式,向浙江易通和东阳聚文非公开发行30%股份共计125,675,700股,二者分别认购19.23%和3.85%。全部交易完成后,浙江易通持有29.9%股份,东阳聚文持有9%,吴宏亮持有公司12.85%股权。相比老股转让,资方以定增的形式认购股份,显然是更加稳妥的做法,因为增资的方式涉及的资金将全部留在公司体内,而不是给到吴宏亮个人,这无疑更有利于唐德影视的后续发展。并且,在新方案中,双方尚未对转让股权进行定价,浙江广电或许期待以更低的价格获得唐德影视的控股权。两年亏损,高负债率,浙江广电能否帮助唐德“保壳”成功?唐德为什么这么急于“卖身”?首先是控股股东吴宏亮的股权质押问题。吴宏亮持有唐德影视36.31%的股权,其中99.82%都进行了质押,即质押的股权占股36.25%。在唐德影视业绩踩雷,股价下跌背景下,早已“爆仓”。其次,从2018到2019年,唐德影视已经连续亏损两年。再加上2020年一季度的持续亏损,如果后三个季度不能保证扭亏为盈,那么唐德将面临退市风险。唐德需要找到更好的战略投资者,帮助公司扭转局势。2018年,唐德影视净利亏损5.61亿元,2015-2017所有累计盈利被完全亏空,主要由于《巴清传》无法播出,对应收帐款计提减值准备所致。其影响一直持续到了次年。到2019年,虽然口子有缩小,但唐德影视营业收入仍然呈-1.15亿元,净利润-1.07亿元。其原因是《巴清传》应收帐款的计提坏账,以及卖给天猫技术的新结算款与2017年的结算款之间差额计为销售折让所致。到2020年一季度,唐德仍持续亏损2693万元。第三,根据2019财报,唐德影视的资金链也出现较大问题。截至2019年末,唐德影视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81亿元,短期借款为3.1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亿元,货币资金无法覆盖负债,唐德影视面临较严重的债务危机。根据wind数据,2019年末,唐德影视的负债率为94%。在2020一季报里,唐德也披露称,在今年的经营计划中,就包含引进有实力的投资者,可为公司提供借款及/或为公司债务融资提供增信。但是,唐德也并非完全看不到希望。从财报数据上来看,唐德的现金流状况还是比较健康。至2019年末,经营活动流量净额为1.69亿,同比增长326%,现金及等价物1.04亿,同比增长144.98%,同时应收帐款2.79亿,比期初减少52.4%。也就是说,除去《巴清传》,其他剧集回款比较积极,账面上1.04亿的现金也保证了短期内唐德的资金周转。2019年,唐德处于发行阶段的影视作品共11部,其中《因法之名》《北部湾人家》已确认收入,此外还有《小女花不弃》《延禧攻略》《倚天屠龙记》等剧的海外版权代理发行收入,制作发行的《东宫》也是优酷当时反响较大的剧集。显然,在剧集制作上,唐德仍保持了较稳定的水平。并且,自从唐德与天猫技术签订了《补充协议五》之后,以3.22-3.52亿元将《巴清传》卖给天猫技术后,该剧便不再与唐德有任何关系。这些因素,或许也是国资尚愿意接手唐德的原因。

2020年05月28日 11:28

药明生物机器人无菌生物制剂灌装线成功完成预充针灌装

导言:4月28日,药明生物(WuXiBiologics,2269.HK)宣布,公司制剂四厂(DP4)机器人无菌生物制剂灌装线已成功完成两批预充针灌装。药明生物首条机器人无菌生物制剂GMP灌装线灵活而多样化的制剂灌装能力,并实现高稳定灌装精度与卓越无菌保障水平  4月28日,药明生物(WuXiBiologics,2269.HK)宣布,公司制剂四厂(DP4)机器人无菌生物制剂灌装线已成功完成两批预充针灌装。  通过VanrxSA25设备,该两批预充针以每针30瓶/分钟的速度完成灌装,合格率高达99.1%。灌装全程借助机器人灌装隔离器在密闭系统内完成,无手套隔离器和人为干预,实现高稳定灌装精度和卓越无菌保障水平,交付了高质量制剂产品。  药明生物DP4能够满足包括预充针、西林瓶和卡式瓶在内的多种灌装形式,可在1小时内完成制剂包材的灵活转换。由于不同批次灌装时间间隔较短,DP4可同时适用于临床和商业化规模生产。DP4还通过应用一次性耗材包材简化灌装准备流程,降低交叉污染风险。自2019年7月正式投入GMP生产以来,DP4已完成13批制剂灌装,成功通过来自前FDA检查官和欧盟质量受权人(EUQP)等的6次审计,并且无重大发现项。  药明生物首席执行官陈智胜博士表示:“模块化、自动化、密闭化代表着生物制剂生产创新趋势,药明生物前瞻性地应用机器人无菌生物制剂灌装线构建多样化、高质量的灌装能力,灵活满足各种灌装需求,支持客户产品尽快上市。我们将持续致力于投资前沿创新技术和工艺,加速和变革生物药发现、开发和生产进程,赋能全球合作伙伴,造福广大病患。”  关于药明生物  药明生物(股票代码:2269.HK)作为一家香港上市公司,是全球领先的开放式、一体化生物制药能力和技术赋能平台。公司为全球生物制药公司和生物技术公司提供全方位的端到端研发服务,帮助任何人、任何公司发现、开发及生产生物药,实现从概念到商业化生产的全过程,加速全球生物药研发进程,降低研发成本,造福病患。截至2019年12月31日,在药明生物平台上研发的综合项目达250个,包括121个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112个在临床早期(I期,II期),16个在后期临床(III期)以及1个在商业化生产阶段。预计到2022年之后,公司在中国、爱尔兰、美国、德国和新加坡规划的生物制药生产基地合计产能约28万升,这将有力确保公司通过健全强大的全球供应链网络为客户提供符合全球质量标准的生物药。

2020年04月28日 11:00